北国冬天

我该怎么说,2015年的第一个四天呢。

1.1号,早起,微信里面信息上海外滩发生踩踏事件。上海本来就是人口繁杂的不能在繁杂的城市,14年十一的时候,我也见识到了外滩人挤人的场景,不多想了。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和11年底一样。一路奔走,原来从泗泾到浦东,是要完完整整2个半小时,时间刚好,11:40的飞机。临登机前,朋友Z接到无数电话和短信,问是否安好,我翻遍自己的微信手Q,好吧,无人问及,看来大东北适合我,安静。

1.1号,下午2点多,窗外白茫茫一片,抵达北国,从一个一个绿叶簇拥的冬到一个白雪皑皑的冬。内心有些期许,不确定的行程,没做任何计划。

为什么来东北,实话,真是为了陪Z来见朋友Y的 。一个月前,Z说想去东北见见网上认识的一个朋友,我说:你确定,不危险,不是骗子?然后我说你要去,我就陪你。然后就现在如此这般了。

答应Z过来接人的Y没有过来接Z,说是忙只能晚上一起吃晚饭,倒是要另外一个G(Y朋友)来。过来接机,帮忙接拿行李,看着挺靠谱,Y没过来的情绪也就暂缓了下。上车坐稳了之后,车靠边停了一会儿,又接送了1男1女,我和Z诧异,这接人,还2拨一起,一路龙嘉机场到吉林近2小时,路上没怎么说话。

到了吉林市已经快天黑了,G安排好了住宿我们入住。后来Y电话过来说,晚上回来要10点多,晚上一起夜宵。我和Z,收拾好东西,一起出去吃了晚饭,路过看了场电影,Y电话过来可能很晚,Z说太晚就明日见面。一天劳累,回到旅馆,Z和我早早入睡了。

1.2号,起的还算早,Z以为Y很早会过来安排后续计划,等了一会没有回应,Z直接电话过去Y被告之说11点见面。我就提议我们自己出去走走,在松花江边和附近走了走,快到11点准备回旅馆。后来快到12点,Y还没有过来,我和Z就想这Y不是个骗子吧,准备退房自己去长白山了,收拾好行李等了几分钟,Y电话过来说是在楼下了,我们提着行李准备下楼,Y刚好在楼梯口(我和Z都没有见过Y),说不用退房了,我们还是执意把行李带下了。

Y说,先一起吃个午饭。好吧,午饭时间,席间有Y的朋友X,Y,G,Z和我。X直接买了一只甲鱼和人参拿厨房去炖了…然后,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外加甲鱼生血和甲鱼胆汁,我看着都吐了快。三个人边聊边抽烟边喝酒,我也只能符合着吃点东西,后面说倒酒喝,我强调自己酒精过敏,滴酒不沾,朋友Z就着喝了点酒(我当时是想,外人面前怎能喝酒,万一有危险我还有响应能力)。2人喝了1瓶白酒,净喝酒抽烟了…午饭从12:30-15:00被烟酒熏陶了快3小时,基本抵得上一天的雾霾量。

吃完饭,开车去松花湖,拍照看山看冰水,路上行程快2小时,实际室外停留20分钟。18:00-20:00,又开始晚饭时间,席间成员:X 和X朋友,Y G Z和我。又是酒先,3人一瓶白酒,烟雾缭绕,再一次一天雾霾量。

晚饭过后,我以为结束了,开车前往另一个地点。土俗的不想说名字的KTV场馆。20:00-1:00 KTV,继续烟雾缭绕,酒水满屋。才开始只有6人,陆续加入的有2女+2男、一男(中年)、一男(中年),然后就是俗到无趣的歌曲,N对1 的陪喝陪聊。又被熏了几小时。

1:00,我以为结束了,1:00-4:00 夜宵时间,一群人又拉到夜宵火锅。继续喝酒,谈资聊天。4:00结束,找回宾馆没有空房,大半夜兜兜转转了几圈最后找了一家,入住,被这样的一天弄晕乎了,收拾完备,立马倒床,已然5:00了,早上8点就醒来了。我和Z收拾完备出去吃早饭,

1.3号,早上(确切应该是中午)吃过中饭,本来准备自己出去玩,准备打车自己去爬爬山,12:00接到Y 电话说下午出去玩。好吧,回到宾馆,等了1个小时,14:00,过来,车里继续是X Y G,带我们过去冰雪场,一会儿他们都回去车里,我和Z玩了一会,也被电话叫回去了。后来Y有事情处理,先走了;X说去玩台球,我们就一起去了台球场,10min后,X有事情,我们又和X一起坐车开去办事情。17:00 ,晚饭时间,继续喝酒。本以为今天不会再是昨天样子。吃完饭,开车走,车又停在那个俗到爆的KTV楼下,继续K歌19:00-23:00,席间才开始XYGZ和我,慢慢昨天来的2女2男也过来了,再加2女(X刚刚进来的时候提及上次唱歌的两个人唱歌不错,今天特意过来唱歌的),后来陆续来的是昨天的2男,新加入的2男。烟酒熏陶的我实在无趣。23:00-2:00 夜宵时间,继续昨日….夜宵快结束,X和Y有些矛盾吵起来,新加入的2男忙来劝解。后来解释完毕后,大家都各自回去了。

后来Z告诉我:Y喝太多了,朋友Z和Y聊了一会,期间有几个电话过来:Y有个朋友挂了。酒席间有个离席的男后面又回来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事并且保护他来着。X和Y是生意往来,这几日X一直没有签合作,所以Y在最后一天火了,叫了一票人过来帮忙;然后席间的男男女女都是来陪酒陪唱陪聊。后来,Z对Y说,接受不了这么复杂,Y直接说走。朋友Z就回来旅馆。

我们想着,明天,还是自己走。不待在这个是非之地,4号早起飞回上海。

上面都是在叙述,没有细节。

旁观,看着年轻的姑娘陪聊陪喝,原来这就是生意场吗?也的确,为钱所迫,无所不能。还有年轻的小伙,无所企及的温柔体贴加照顾,挺对号入座的公关方式。金钱和欲望,就像华尔街之狼描述的一样,所有的人都对这个都无法拒绝。

我一直处于一个旁观者,看着每个人。我庆幸,我没有喝一滴酒,后面的每一次局都是酒灌倒每个人;我也庆幸,我一直看着就好了,不必要证明你存在;我庆幸,我没有去附和每个人,我只在角落里面安静,因为我是融入不了也没有必要加入;我庆幸,我看到这么一幕,以后我懂得浮华背后的目的,觥筹交错的背后,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目的。

朋友Z说,Y也是无奈,为了工作参加这样的应酬。我其实是想告诉Z,所有这样的人都说这是无奈,所以可以去做任何不道德不责任的事情,无奈二字只是给自己心灵一剂安慰而已。人总是不会满足,就算这次谈成生意,下次还是继续不管道德不管责任用同样的方式做事。

不仅仅生意场上,所有人,很多时候都把自己的错和坏归结于环境和他人,然后用现实的无奈来慰藉自己,然后继续做着以前的错事,美其名曰:我就是这样改不了。一个人的是非对错,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担自己变好之后要负担的责任和义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