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就最好了

看过听过很多,但是只有亲身体会过才知道。
近几年的话题中,最多的一个就是:与亲人见面的次数,用倒数来计数,见一次少一次,最后递减为零的那一次,你却再也见不到了。
今天接到妈妈的电话,异于往常的语气,我知道有不好的事情了,外婆身体突然不好了。
回家的路上,脑海里面浮现起从不记事起到年初回家的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不自觉的鼻子泛酸,眼泪哗啦啦。
到家之后,妈妈的电话再一次过来了,人走了。
一时间哽咽了,坐在床头,木然。
想起最近一次见面,是过年回家的时候,那时候还一切安好,和去年,前年一样的身体硬朗,给外婆压岁钱的时候,外婆还满心欢喜的说:珊珊长大了,中饭之后,还说:外婆给你压岁钱,没结婚之前,你都还是孩子。我还笑着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不在是孩子了。明年这个话,我应该对谁说呢?
07年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办酒席的时候,外婆还一个人大老远的过来;初中高中的时候,端午中秋和弟弟两个人去看望外婆,总是能翻出一大推吃的来;小学每次庙会的时候,还买各种各样的玩具;再小的时候,妈妈说,刚刚出生的时候,和表姐表哥们,在一个房间,放着三个摇篮床。那是在外婆家最早的记忆。

仿佛一切都是有预兆的,前两天,突然想起了奶奶,96年奶奶过世了,到现在,悄然过去十七年了。唯一的记忆就是那年的一场大雪,还有那个晚上,我哭了好久好久,那也是小时候第一次看爷爷那么沉重的一句话不说,整个晚上我就坐在凳子上大哭。仿佛那一天起,我就忘记了之前的所有事情。
还有大奶奶,生病的时候,最想见小儿子,最后,却再也没见到了。
又想起了太奶奶,99年,那个时候刚刚搬到新家一年,太奶奶也一起过来住了。那一年夏天,天气很热很热,大家在院子里忙,太奶奶也只是有个小感冒,下午的时候,一眨眼就走了。那个时候,还在算着,太奶奶是1899年出生的,如果到2000年,就是三个世纪了,只是最后了,算不到了。还听着太奶奶讲她年轻时候的事情,太爷爷如何如何。一个人要经过多少苦难,最后才能对子孙说的那么故事性,那么淡然。
10年大三实习的时候,外公过世了。仿佛每一对夫妻都是老天配对好的,温厚老实的外公和猛厉风行的外婆,外公对外婆总是服帖,说说骂骂这么多年,以至于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只是外公过世的那几天,我看到外婆落寞的神情,原来,每一个真实的存在,在他悄然逝去的时候,是有多么的伤。那么多年的相随,一瞬间的失去,是多么的不舍不愿。

在就是最好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